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用政策组合拳应对全球经济下行压力

作者:admin日期:

分类:财经

  2019年,全球经济已经走完上半场。G20会议刚刚结束,贸易摩擦升级之势稍微缓和,下半年全球经济会走向何处?是否有出现拐点的希望?风险和机遇能否得到平衡?面对这一系列问题,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下半年全球经济增长面临诸多压力和不利因素,挑战和机遇并存。专家还称,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需要打出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在内的政策组合拳。

  专家对经济走势持保守态度

  受访专家对今年下半年的全球经济走势持保守态度。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徐秀军表示,国际上保护与开放两股力量的碰撞加剧,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减弱。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债务持续攀升,股市房市泡沫显现,对外贸易争端升级,将对实体经济和就业产生不利影响。“英国脱欧”悬而未决、德国政权面临更迭、法国“黄马甲运动”持续蔓延、难民问题持续困扰,欧洲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的掣肘因素不断加大。日本企业设备投资和个人消费均呈现下降趋势,表现出经济陷入衰退期的倾向。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外部环境恶化,内部改革动力仍在塑造之中,经济向上扩张面临压力。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约为3.1%,较IMF在2019年4月的预测低0.2个百分点,而较其2018年4月和10月的预测低0.8和0.6个百分点。他表示,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放大,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随着风险外溢的破坏性和不确定性更加突出,全球经济面临诸多不利因素。

AD_SURVEY_Add_AdPos("9263");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受贸易保护主义和关税措施影响,今年全球复苏下滑的态势进一步得到确认,主要经济体已经出现经济减速,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持续萎缩,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仅为2.7%,较去年下降0.5个百分点。他说,美国经济周期性下行已成定局,贸易摩擦解决前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只是下行速度问题。如果美国经济失速下行,将严重伤及全球经济增长潜力和市场信心,使全球经济跟随下跌。

  在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丁剑平看来,今年下半年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是一个并不太好的窗口期。很多矛盾并未完全解决,只是由于一些短期因素的影响而被往后推移。

  挑战和机遇并存

  专家们认为,下半年国际贸易仍面临挑战。主要风险在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地缘政治危机和贸易摩擦不断。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认为,下半年全球贸易局势总体较为严峻,全球贸易仍保持较低增长水平,全年增长面临较大挑战。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而主要经济体的政策调控摇摆不定,导致经济增长动力脆弱,对全球贸易需求带来不确定性,全球贸易需求转弱的可能性仍存。美国经济已经到达本轮扩张期的末期,欧盟增长速度处于低位,这些都不利于下半年全球贸易增速的提升。

  王有鑫表示,摩擦长期存在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已征关税短期也难以取消。同时欧美、美日、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愈演愈烈,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呈现泛化和扩大化倾向。贸易摩擦对经济冲击的覆盖面更广,波及领域更多。在短期会直接冲击出口和企业生产,还会增加投资者避险情绪,加剧金融市场波动性;长期来看,会通过国际分工和中间品贸易,危及全球生产价值链,使国际产业格局发生重构。

  不过赵萍分析说,不确定的环境中,全球贸易的机遇仍然存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在G20大阪峰会上表示支持尽快进行世界贸易组织谈判,并且强调在解决贸易平衡问题上要加强合作,根据各国国情制定精准的宏观经济和结构性政策,以应对贸易过度失衡的问题,这是有利的一面。同时,主要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仍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对全球经济的拉动作用较为明显,对全球经济的贡献也在不断提升,这对全球贸易也形成了较为强劲的需求。

  防范金融市场风险

  专家们认为,由于国际经贸环境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国际金融市场在下半年会面临诸多压力,可能影响市场信心。此外,还应该防范货币宽松给金融市场带来更多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高海红认为,G20峰会为市场释放了一个稳定的信号,但是贸易摩擦会给金融、科技、全球价值链以及多边贸易体系带来高度的不确定性,因此和2008年相比,下半年的国际金融态势更为严峻。她分析说,现在看来,实体经济已经受到冲击,负面影响不容忽视,虽然在下半年不会明显显现,但影响会逐步释放。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已经显现。目前来看,全球货币政策的宽松态势已确立,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恢复能起到多大作用并不确定,但可能会带来债务和金融杠杆的进一步提高。

  对于新兴经济体下半年的表现,高海红认为,虽然美元前一段时间较为强势,对于新兴经济体总体而言,比较有利的因素是很多国家的收支状况并未恶化,双赤字国家数目有所减少,利差优势使近期资本继续保持稳定流入。她认为,不出意外的话,下半年汇率和资本流动可以维持一个稳定的互动关系。当然,需要警惕的是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负面溢出效应,尤其是开放度大的国家更是如此。此外,新兴经济体需要处理好过度依赖美元的关系。同时,高海红提醒,对于资本流动需要作出进一步的观察,如果新兴经济体出现资本外流的增加,将加大其货币贬值压力。

  丁剑平对记者表示,美联储停止加息,将利率水平维持在低位,才得以维持美股的稳定,但股市目前这种上涨态势并不健康,就如吃了兴奋剂。主要经济体如果降息,会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流动性压力,但从历史上看,每次降息都会使得股市更为泡沫化。他警告,一旦金融环境变得更为宽松,决策层需要防止热钱流入房地产领域。此外,丁剑平还提醒说,要注意新兴市场下半年可能会因为惯性作用继续出现货币贬值。

  程实表示,2019年以来,美联储明显“转鸽”,其政策指引从加息1-2次,到不加息和停缩表,再到可能降息,带来了市场预期的超调式反转。

  应打出政策组合拳

  对于未来主要国家经济政策的应对能力,专家们担忧一种政策工具很难应对全球经济下行。

  丁剑平认为,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不但催生了如吃了药的亢奋的市场,而且还产生另一个问题,就是一旦经济出现问题,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缺乏调控空间。他表示,目前美联储的利率水平只有2.25%,而到2%以下就陷入低利率陷阱,可以说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的“子弹”有限。

  王有鑫表示,当前,全球经济再次放缓,理论上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做好相关的刺激准备。但全球主权政府债务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长期利率接近零下限,各国财政货币政策放松的空间日益收窄,为未来应对潜在的经济放缓蒙上了阴影。

  程实表示,尽管货币政策的整体转向部分对冲了贸易摩擦、地缘政治风险等带来的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但利率的长期路径走平也蕴含着未来政策空间被透支的风险。

  高海红认为,在当前情况下,仅靠货币政策来应对经济下行还不够,需要财政政策、结构性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有效组合拳,才能在避免债务螺旋式上升的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AD_SURVEY_Add_AdPos("7000531");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